辣鸡丸子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我对天发誓,再不搞主角死亡的BE文了,年纪大了久久无法从伤痛中缓过劲儿来。

下一个中间有虐心情节的就是何潮生和张建宇这对儿怨偶了,不过他们会有一个相对圆满的美好结局。

余国伟和陈江河是我写过最令人揪心的ABO,这次的尝试很成功但纠结使我脱发。

这个系列会在张建宇和何潮生有了最终结果之后开启新的篇章,陈江河作为单亲爸爸在之后的情节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最后说一句对不起看过那篇BE的大家伙。

雨夜爱情故事番外

雨夜爱情故事番外 @君陌浅宸

感谢小可爱这些日子以来的帮助和扶持

卡在中间落笔迟疑的时候都,

都少不了她的鼓励和安慰。

话不多说,干就完了, @君陌浅宸 官宣!

君陌浅宸:

       @辣鸡丸子 的番外篇


       很喜欢她的cp和脑洞,于是便写了这个番外,be还是he,不重要。


 


       他醒来,繁星,河流,人群,一眼望去都是未曾见过的幻象。


       幻象,他想着。


       是的,幻象,他已经死了。


       他杀了陈江河的同事,又杀了那个被他误以为是凶手的人。


       警察问他杀那个人的时候,知不知道那个人并不是凶手,他只是惨淡地笑。


       他知道吗?这不重要。


       于是他把杀死陈江河同事的事情一并说了出来。


       总归是要死的,让陈江河自此恨他,莫在想着他,挺好。


 


       陈江河,他嘴里念起了这个名字,从地上站了起来。


       死后的身体很轻,就像是在世时所有的苦难和纠结都留在了那具身体里,只剩了灵魂来到这黄泉之地。


       鬼魅哭嚎一阵一阵地传进他的耳朵里,他轻飘飘地往前走着,青烟从他身旁穿过,星辉落于忘川之上,船桨一摇,荡得水中斑斑光点摇曳不定。


 


       “余国伟,男,37岁,因谋杀两人被执行枪决。”鬼差看着手中的簿子说道。


       他依旧低着头,微驼着背,手放进了那件老旧的皮夹克兜里。皮夹克穿了很多年了,和他那件万年不变的红毛衣一样长久,领口磨损地起了皮,手一搓都能带出几块黑色的皮屑下来。兜里的布也烂了,手指伸进去,指甲缝都能嵌进几块细碎的布。


       陈江河总想给他换一件新毛衣和新夹克,那个温柔的男人拿着他的皮夹克笑着说,“这里里外外都破成这样了,我给你换件新的吧。”


       那时他摇头拒绝了,他三十七八岁了,依旧一事无成。若说他又什么值得人尊敬的品格,那便是认定了一件事便不放手。对衣物也是一样,说好听点是恋旧,说不好听就是轴。衣物穿在他身上,便认定了那个样子,不可改变。


       人也一样。


       他认定的东西,在他眼里便逃不掉,费再多气力也得弄回来。


       陈江河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找出针线替他缝好了口袋里的布,“以后钱呀,手机呀,就不用伸进去找了。”


       “嗯。”他点了点头,修好了浴室的灯泡。


 


       他喜欢破案,他想靠着破案进他梦寐以求的体制内,哪怕他总表现得不屑一顾,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执念有多深,深到扭曲。


       如同他认定了陈江河,便想法设法跟他回家,把他按在了床上,标记了他,陈江河恨他,他也不顾了。


       觉得陈江河同事和他暧昧,便把他推下了河,伪装成失足落水的样子。


       他阴沉又扭曲,固执又软弱。


       把那人推下河的时候,隐隐约约是知道他和陈江河是清白的,可他还是推了。


       一丝迟疑也无。


 


       凌晨动手,白天寻人,警察的效率很快,一时间整个厂里都知道他失足落水了。


       余国伟自认是一个优秀的破案人才,反侦察手段糊弄得了那群警察。他只想知道,陈江河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想什么。


       晚上下起了暴雨,他披上了雨衣跟在陈江河身后。风裹挟着水花打在他脸上,他携着一身寒意,于暗黑的胡同口按住了陈江河的肩膀,如愿看到了陈江河惊惧的双眼。


       我不会放过你的,他想着。


       他粗暴地扯着陈江河进了他家,凌晨杀人的戾气还未消退。


       水滴顺着雨衣落下,滴在门口的鞋垫上晕出深色的痕迹。


 


       是的,他又一次强了陈江河,那个温柔的男人被他近乎粗暴地对待。


       陈江河一直在哭,可那又如何呢?老张死了,没有人能和他抢陈江河了。


       完事后他看着陈江河,那双眼睛因为情欲和眼泪变得微红,透过那双干净温柔的瞳孔,他看到自己阴沉又丧颓的倒影。


       陈江河怨他,也恨他,他知道的。


       可他也知道这恨意终归会消逝的,活到这把岁数,看人还是准的。


       警方失足落水的鉴定打消了陈江河的怀疑,又让陈江河心生愧疚,连带着两次被强暴的怨恨都一并抹去了。


       你看,他做到了。


 


       陈江河是个心软的人,他从一开始都知道。


       第一次见到陈江河是在厂长的换届仪式上,他一身丧颓地坐在底下,抬起眼皮看着台上的陈江河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了老厂长递来的话筒,开始了自己的讲话。讲的什么他不记得了,只记得陈江河黑色西装下那瘦削又精悍的身材,金丝边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有温柔地笑意透出镜片,烙在他心底。


       如同以往破解厂里偷窃案件那般兴奋,他对陈江河起了深深的执念,和歹意。


       借着送他回家的功夫,他强了陈江河,标记了他。


 


       之后的事情,便顺理成章。


       杀人、洗脱嫌疑、陈江河愧疚、同居,一切都按着他设计好的轨迹走。


       他人生前三十七年一事无成,唯一办好的便只有如愿得到了陈江河。


       可又是他自己,亲手断送了这些。


 


       杀完那个可怜虫,他便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那晚陈江河感到有些不对劲,他却不想回答,只是深深地吻下去,比以往更加温柔的对他。


       半夜警察便找来了,陈江河眼里的震惊刺得他心一痛。


 


       他从来都知道陈江河和他不是一路人,那个阳光下长大的温柔男子,不该被他这样的人束缚一生。


       于是他和盘托出雨夜杀死同事的事情。


       两条人命,换一个死刑,也给陈江河一个解脱。


       可万万没想到,陈江河却固执地要留下那个孩子。


       他闭上了眼,背弯得比以往更甚。


 


       “喂,跟你说话呢!”鬼差不耐烦地提高了声音。


       他抬眼,见那鬼差晃着手里的簿子,“你男人乐善好施,做了不少善事,求着各路神仙给你一个好人家投胎。你也算运气好,找了个大善人,阎王爷特许你去人间游荡些时日,再回来投胎。”


       他心下一震,垂了垂眼,陈江河,你何苦。


       一阵风吹过,再睁眼,他已到了他和陈家河的家里。


 


       屋里的陈设倒是没怎么变动,只在客厅简单搭了一个灵堂。他生前为人孤僻,没什么朋友,又犯了杀人害命这样的大事,更是无人前来吊唁。


       他看着陈江河给他烧了一炷香,望着他的照片一言不发。


       照片上的他胡子拉碴,连登记照都这么颓然。


 


       屋里静的出奇,只有时钟走过表盘的声音在轻轻响着。


       陈江河拿出一瓶烧酒,倒了一杯在杯子里,“怀着孩子呢,就只喝这一杯吧。孩子,我是不会打的。”陈江河喝了一口酒,无力地垂下眼,“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你安心走吧,我会好好打理厂子,照顾孩子的。”


       喝完后陈江河放下了酒杯,低下头用右手盖住了眼睛,余国伟只看见他的肩膀在微微颤动。


       良久他平复下来,手从眼睛里拿开,顺着额头往上一抹。“行了,我去睡了,你好好投胎吧,下辈子,别这么轴了。”


       陈江河红着眼睛望了余国伟照片最后一眼,踉踉跄跄地走回房间。


       他也跟了上去,黑暗里只听见床上传来低低的哭声,“余国伟,你他妈……你他妈……”


       他的肩膀塌了下来,有热流从眼中滚落。


       他错了,他真的错了。如果能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那么执拗地追查那个案子。


       一定,好好珍惜他和陈江河短短两月的平静生活。


 


       往后的日子,陈江河没有什么变化,似乎他的生命里从来都没有余国伟这个人。他依旧彬彬有礼地待人接物,如沐春风地管理着厂子,除了肚子里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他和以前没有以什么不同。


       他刻意避免谈及我,余国伟想着。


 


       “厂长,307号车间要推了吗?”


       陈江河猛地抬头,“谁让你推了?!我说了不准动那里!”


       他不顾身处孕期,大步跑了过去,余国伟脚步一抬跟了上去。


       307是他以前工作的车间,余国伟望着陈江河气喘吁吁地赶到那里阻止新来的工人推翻这个车间,眼中充满了少有的怒气。


       放下吧,余国伟心想着,你该有自己的生活。


 


 


       浴室的灯又坏了。


       他话不多,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生前的时候,换灯泡,换煤气,修窗户,都是他不声不吭地做了。陈江河只是无意间提到有次浴室灯坏了害他摔了一跤,他便频繁地检修浴室的灯,那盏灯再也没坏过。


       却没曾想他死后没多久,灯又坏了。


       “我认命了,我认命了,余国伟,你成功了,你死了我都逃不过你。”


       他听着陈江河在浴室里痛哭,长久以来刻意避及的伤痛又血淋淋地扎在陈江河和他心里。


       可他也只能游荡过去,顺着他的脊背轻轻安慰着陈江河,尽管一碰都是空虚的。


 


       游荡的期限很快就到了,鬼差一左一右的夹着他,看这架势是一定要把他带回去的。


       他回了回头,陈江河还睡着,毛茸茸的脑袋在枕头上压出一个小窝,像一只安静又温柔的小兽。


       他走了过去,最后碰了碰他的脑袋。


       转身离开。


 


 


       “陈江河,76岁,慈善家,自然终老。”鬼差念着手中的簿子,“去吧,往前走就是奈何桥了。”


       陈江河点点头,顺着人流往前走去。


       他停下了,奈何桥边,一个穿着破旧皮夹克的男人,手揣在兜里,正倚着桥墩望向他。


       他微微勾起唇角,眼里盈出笑意,走上前去。


 


       ——完。


       最后再次感谢 @辣鸡丸子 写的文,将二位老师的所有角色安排得明明白白,这么复杂的人物关系竟是成了一张网,每条线都有不同的故事,再因其中的某一个人相联系,性格拿捏得也很好。太太加油~


 



点开评论内链接,收看雨夜爱情故事终章。

现在的分离为了更好的相聚。

干就完了。

番外在这里 @君陌浅宸

这位宝贝儿交代了一些细节部分

务必看完这个去看番外,很重要,很重要!

BGM:  陈慧娴《与泪抱拥》

https://m.weibo.cn/5502552587/4297273577506691

点💋开💋评💋论💋内💋链💋接,

就🍃看🍃性🍃感🍃史🍃今🍃在🍃线🍃生🍃哪🍃吒

产✨房✨传✨喜✨讯,车✨门✨已✨焊✨死。

注意避雷,干就完了。

https://m.weibo.cn/5502552587/4296942622588951

点❤开❤评❤论❤内❤链❤接❤就❤看❤性❤感❤史❤今❤在❤线❤撩❤汉。

孕期车,孕期车,孕期车。

注意避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接受无能的ball ball大家看看往期袁史。

油门踩到底,人间不值得。

干就完了。

https://m.weibo.cn/5502552587/4296542053088181

请求共同抵制抄袭行为 →【ʚ龙城水蜜桃在线代购ɞ】更新镜花缘调色盘

抄这么多真让人脑瓜子疼,前阵子碰上的抄车行为已经令人深恶痛绝了,今儿碰上这位还是痛快点浸猪笼吧。

牛盲马晒客:

打扰tag致歉(均为该抄袭者惯用tag)


*本篇开放转载,请需要的朋友扩散。




 @ʚ龙城水蜜桃在线代购ɞ ,【主页备份】


这位“写手”近日来被多位不同圈写手裱抄袭,不知悔改,情节恶劣


希望tag内各位写手、读者能共同抵制该偷儿,不要再给她的作品送热度,有事儿没事儿送个举报,感谢。




相关内容见 ↓


1、 @Alex_Hogwarts  (Brex): 【抄袭对比】【后续】


抄袭、装死、被裱后改文、死不悔改。


2、 @黑择明  (举报人):【举报抄袭】 ,【后续声明】


抄袭、私信联系称病不改,被裱后改文。


3、 @白马即墨  @竹九清梅  @菱梦哀歌  @新月 (All耀):【联文被抄袭声明】【调色盘】


抄袭4人联文、被裱后改文,然而修文后调色盘重复率70%以上。




======================================




*疑似大号 @同归于 ,【主页备份】 (已删空)


经人举报,该ID于【ʚ龙城水蜜桃在线代购ɞ】被裱后出现,短时间连续发布两篇pwp,且有诸多违和描写,该举报人质疑是否为抄袭者小号(实际上是大号),二十分钟后该ID删文。





23:46,评论提出质疑;00:06,该ID删文






*其中一篇pwp有幸存档,《Hybristophilia》【石墨存档】


文句太碎,随机搜索都有化用的既视感,怀疑是写作软件自动生成。


如有知晓或熟悉原文者可私信联系我。




======================================




*疑似相关号 @Null & Void ,【主页备份】 (已删空)


刺客列传圈,【同归于】这个号发布文章有争议


后换【代发N】继续发布,后来发布多篇,与【水蜜桃】“风格”近似。


后追问【水蜜桃】承认就是【代发N】(≈【同归于】),自称文章是授权改编




======================================




最新进展:抄袭作《镜花缘》


不止抄袭aph同人文,且为【水蜜桃】在刺客列传圈的旧作自改而成。


同一篇文抄一遍,自改一遍,在两个圈子都算产粮咯?




*图为热心读者向【代发N】私信举报


内容是举报【水蜜桃】的《镜花缘》抄袭【同归于】的老文


后得到代发号的回复:确系自改!





======================================




目前已找到原作的抄袭文调色盘已出,后续本帖会继续汇总持续关注。


如有对这位写手其他作品表示怀疑,但不知出处的朋友可以私信本po,我来找原文做调色盘。




因为这位偷儿持续撞死并打算弃号,所以希望大家发现类似“碎片”文风的朋友多长个心眼。


*我这条挂到她删文道歉为止,如果始终不删文,我会以公司法人身份重做全套证据,然后发函给lofter管理申请强行销号




创作不易,相互珍惜。


最后再次恳请tag内各位写手、读者共同抵制此类偷儿,感谢。



点🍒开🍒评🍒论🍒内🍒围🍒脖🍒链🍒接

就🍒看🍒性🍒感🍒烦🍒啦🍒反🍒攻🍒失🍒败

家🍑里🍑有🍑矿,天🍑天🍑炖🍑肉

注✨意✨避✨雷,干✨就✨完✨了。

https://m.weibo.cn/5502552587/4296201132164249

今天不更新,大致梳理一下人物关系。

龙文章X孟烦了    何潮生X张建宇

袁朗X史今           伊谷春X董小凤

龙文章和伊谷春是战友,史今和张建宇是战友。

龙文章和袁朗是同事,史今和孟烦了是同事。

其实这是一出大戏,《迷幻爱情故事》是这出大戏交代人物关系的最后一章,之后八个人会通过千丝万缕的联系凑到一起,友情和爱情通过这一代延续到下一代。

之后全员ABO,受向只有烦啦是A,因为性格原因。

最后很大可能会带某个神秘老铁的梗出来玩,再加上迷龙和上官,应该是七大家子人,加上孩子差不多二十多口。

阖家团圆,干就完了。

点❤开❤评❤论❤内❤链❤接

观❤看❤性❤感❤小❤凤❤在❤线❤撩❤汉

董✨小✨凤✨主✨动✨最✨香✨系✨列

人间不值得,油门踩到底。

人肉榨汁机,干就完了。 @君陌浅宸

https://m.weibo.cn/5502552587/4295504076072190

这两个人怎么可以性感成这样,欣欣的眼尾和眼窝太犯规了。人间不值得,开车就完了。😱